新闻详情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新闻详情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骇人听闻!行开胸手术却患上颈椎病!专家:颈椎病与手术没有关系。

【事实经过】

 

患者芈某因为体检,偶然查出肺部有阴影,怀着忐忑的心情,芈某马上找到北京的一家医院进行诊疗,经检查确诊为胸腺瘤,手术治疗是最佳选择,芈某于是在该医院进行了手术治疗且术后病理提示为AB型胸腺瘤(良性肿瘤)。得知这个消息后,刚刚从麻醉中苏醒的芈某还来不及高兴,就发现双臂抬起困难,右侧大臂和手掌肌肉出现塌陷情况并且伴随疼痛,医院会诊结果为颈椎病。但是芈某表示,自己从来没得过颈椎病,出院后又看了其他医院的很多科室,但治疗效果均不佳,患者开始怀疑是不是之前做的手术有问题?怀着惶恐不安的心情,患者来到丰台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。

 

患者家属:手术前不疼,术后疼痛难忍,和手术脱不了关系。

 

患者来到医调委后直接指出:“手术前并没有疼痛,术后就感觉胳膊不对劲,后来就开始抬不起来,疼的每天都睡不着觉,去别的医院也看了。看了疼痛科、免疫科,都没效果。”“我现在每天在床上用胳膊肘支撑身体呆一会儿,胳膊肌肉就能往上恢复点。”“我就想知道我这个疼痛到底是什么问题?是不是医院给我的手术做坏了?”

 

涉事医院:诊断没有问题,手术操作也符合规范,手臂疼痛和胸腺瘤手术没有关系。


在与医方沟通时,医方表示:因肺部阴影将患者收入呼吸内科,后经过全面检查后确诊为胸腺瘤,遂转入胸外科。因患者前期主诉过四肢无力,进一步行肌电图检查,结果显示右侧正中神经-拇短展肌复合肌肉动作点位波幅较对侧降低,因为不是手术禁忌症,因此决定行“右侧开胸探查+前纵隔肿物切除+胸腺切除术。”手术过程顺利,胸科恢复良好,因此患者手臂疼痛与胸腺瘤手术并无因果关系。

 

【争议焦点】

从患者与医院的表述来看,双方主要存在以下争议焦点:

1. 手臂疼痛与手术有无因果关系?

2. 患者手臂疼痛的原因?



1
手臂疼痛与手术有无因果关系?


临床专家:医方诊断明确,有手术适应症,手术不会涉及到手臂神经。

 

根据医方提供的病历和胸部CT显示,患者右肺团块样高密度灶,伴不均匀轻度强化,考虑胸腺瘤,诊断明确,手术方式选择正确,手术过程顺利。虽然术后肌电图显示正中神经波幅降低,但手术不会涉及到正中神经。临床专家向我们解释到:“正中神经属于臂丛神经的一个主要分支,而臂丛神经由颈C5~8与T1神经根组成是从脊椎两侧延伸出来,手术位置在最外层,中间有气管、血管相隔,因此手术不会涉及到正中神经,如果是手术中体位问题可能造成正中神经伸拉,但一般为短暂性的,术后短期内疼痛不适会消失。”综合患者目前身体状况考虑,患者手臂疼痛,肌肉塌陷与医方手术没有因果关系。


2
患者手臂疼痛原因?


临床专家:先排除颈椎病,如疼痛持续再结合神经内科确认疼痛原因。

 

从医方提供的病历和肌电图报告以及其他医院的病历综合考虑,患者术前肌电图显示波弧下降,正中神经有损伤,术后肌电图与术前肌电图比较有加重情形,但与医方手术无关,体位会导致正中神经持续处于紧绷状态,但术后会缓解,不会持续疼痛。患者上臂肌肉塌陷属于废用性萎缩,通过康复训练可以恢复功能,手掌肌肉塌陷是正中神经损伤导致,如果颈椎出现问题,则疼痛不单纯是正中神经损伤问题。建议先排除颈椎病,如疼痛持续再结合神经内科确认疼痛原因。


综合意见


综合临床专家意见,本案中患者 “肺部阴影”入院,术前“四肢无力”,右正中神经系统受损,入院后行“右侧开胸探查+前纵隔肿物切除术+胸腺切除术,”明确诊断为AB型胸腺瘤,术后患者右上肢无力加重,骨科会诊,诊断颈椎病。


患者AB型胸腺瘤侵入肺部,诊断明确,手术治疗为首选,操作符合规范,“四肢无力”考虑与胸腺瘤有关,与医方的诊疗行为无关。医方诊疗行为无明显过错,且患者目前右上肢症状与医方诊疗行为无关,因此不需要承担赔偿责任。


后记


听完专家评议意见后,患者接受评议结果,申请撤销调解。调解结束1个月后,我们从回访中得知,患者根据前期医调委专家给予的建议进行积极的排查治疗,确定是因为颈椎病造成的患者目前的疼痛状况,通过1个月的积极治疗、康复训练,现在患者疼痛消失,上臂肌肉也在逐渐恢复。

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