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件回顾:“12月14日,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门诊部四楼,犯罪嫌疑人曾某(男,51岁)突然手持刀具,连捅医生张某(男,49岁)数刀,导致该医生生命垂危。目前,该医生正在全力抢救之中,犯罪嫌疑人行凶后从4楼跳楼身亡,案件原因调查及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。

 

 

好久没动笔了,听说村口厕所没纸了,赶紧写两笔。

 

武汉,又发生了一起恶性伤医事件,据说肇事者又是与医院有医疗纠纷的患者,刺伤医生后跳楼,显然不是精神病患者。

 

事件发生后,我的朋友圈、医生群再一次爆发,各种声讨、指责、支招,但基本都是老生常谈。28部委都下文严厉打击了,还能让国家怎么样呢!显然作为医疗行业的开办者和管理者政府已经尽心尽力了,我们自己做的怎么样呢?

 

不久前参加了一个医院管理高峰论坛,与会者有医疗机构的管理者,医管局的领导,卫计委的官员,主要围绕着提高技术水平,改善硬件条件,如何绩效考核等精细化管理各抒己见,也偶尔会带上一句“风险防控”。一直以为医疗纠纷的预防与解决在医院管理中十分重要的我,顿感自惭形秽,一下意识到长期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。以至于下午圆桌论坛果断拒绝上场发言,避免了一起严重的丢人事件的发生。人家都说的是大事,你这风险防控根本上不到台面。

 

时下我们医疗机构的经营者,管理者大都是算经济账,我一年收多少病人,平均每个病人赚多少钱;我有多少张病床,每张床一年收入多少钱;人员成本,材料成本,其他成本,医疗纠纷赔款。再算算比例,一年收入上十亿的医疗机构,医疗纠纷赔偿通常也就是小几百万而已,简直就是毛毛雨吧。既然在经济地位上是这个地位,在政治上能有多少地位呢?卫计委每次组织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相关会议,通常都是医患办的工作人员去,主管领导去的都不多,更见不到一把手了。

 

现代人一遇到事就愿意与国外比,我们也比一比。就拿大家共同的攻击对象美帝来说吧。他们那医疗纠纷的数量和比例直接影响到医生、科室、医院的排名和保险公司的支付比例,这就从病源和收益上成了医方的紧箍咒,重视程度不用细说了吧。

 

医患矛盾尖锐,引起了国家层面的高度重视,可我们的医疗机构重视了吗?知道怎么重视吗?

 

我们的医疗体制是带有公益性的社会事业,首先应该讲的是社会效益,但实际上我们都在算经济账。但国外经验告诉我们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是可以兼顾和统一的。一个医疗纠纷发生,赔偿金额固然不高,但造成的患者个人、家庭和社会的影响是巨大的,纠纷解决的社会成本,调解机构、鉴定机构、法院系统等等都是社会成本,算算这些成本有多大?因此片面算经济账的管理模式是与我们的初衷所违背的,应该用经济手段达到社会效益才是根本。

 

再回到我们的医疗机构管理。伤医事件背后是医疗纠纷,医疗纠纷可防可控,发生医疗纠纷后纠纷的精细化管理也可以防止恶性事件的发生。其问题的关键就是一把手你有没有重视起来,你是否把患者的利益放在第一位;你是否把你员工的利益放在第一位,如果这两个第一你都意识到了,你的资源配置,体系建设完全可以做到不会让你的员工流汗又流血。

 

当然,这个问题也需要管理部门的管理手段和方法的调整。我曾经有个想法,就是建议把医疗纠纷的指标纳入医疗机构考核之中,但分分钟就打消掉了,这得得罪多少医疗机构啊。可是今天在这提出来是要告诉我们的管理部门,社会效益的实现已经被立法者提出,但我们的具体做法还没有跟上,如何实现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相统一,是我们管理的重大课题。

 

回到安检上,我想通过前面的讲述,应该能够得出这样一个结论,医疗机构经营管理者如果能够十分重视医疗纠纷的预防与处理,十分重视医疗纠纷的管理,在纠纷管控方面有足够的认识和投入,完全不需要用安检这样的劳民伤财的、激化矛盾的、几乎没有什么效果的办法。

 

最后用一句话作结:为了我们的医生不流血,请重视医疗风险的管理。


武汉又发伤医事件,医院案件你怎么看?


新闻详情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