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详情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新闻详情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我曾经制造的一起“医疗事故”

作者简介:张文生,毕业于同济医科大学,临床医生从业3年,大型医药企业销售及管理工作8年;现医药领域知名律师。北京京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,北京平合医患中心创始人。


有人问我“你在当医生时是否发生过医疗事故?”回想自己短暂的“医生”执业经历,还真是有些后怕的事。

刚当医生的头一年,当住院医,经验不足,且工作量大,一个人管十张床(如果管5张床,医生会比较从容)。每天写病历、记病程、开医嘱、查房看病人忙得手脚朝天。        

有一个病人让我至今记忆犹新。事情发生在神经内科,患者是70多岁的老头,急诊CT显示:大面积脑梗(大半个脑袋),来的时候是昏迷状态;当时我接诊后马上下病危通知,并告知家属,患者有生命危险。按照常规治疗原则进行脱水、降颅压、抗感染、营养支持、通便----等治疗。当时病床爆满,甚至还有时加床,工作异常繁忙,医生们经常是查房一圈回来开医嘱时都记不清每个患者的情况了,好在老大夫早就告诉我查房时带个小本,记下重要情况,开医嘱时好看看。可就是这样,这个病人的“甘露醇”脱水药用了14天才停,常规是用10天要停的(此处违反诊疗常规了,哈)。并且老人的儿媳妇跟我反映说“您把通便灵给停了吧,老头一咳嗽,大便都出来了。”说了三天,才下医嘱,停通便灵(此处也有违反常规嫌疑)。就在我为这些失误担心的时候,奇迹发生了。一天早上我去查房,发现病房里有烟味,很奇怪,一看,原来是儿媳妇给老头点了一袋烟,老头侧躺在病床上抽烟呢。我真是惊喜啊,赶忙制止“病房里不让抽烟”。“昨天半夜清醒过来,别的都没说,就要这个,一大早回家给拿来的,就想抽口。”一个昏迷半个多月的危重病人,竟然在我的阴错阳差的错误中给救活了。一周后,儿子、媳妇高高兴兴的接老头出院了。“偏瘫了,命保住就行了,还至少能活20年。”又过了2天,儿子给送来了一筐家里自产的玫瑰香葡萄,表示感谢。

有人会问了,既然忙为什么不增加医生呢?按照现在公立医院的分配制度,人多了奖金就少了,为了多拿点钱养家糊口,只能高强度的工作了。

您看,这一忙,就难免出错吧,可出了错就一定会有不利后果吗?不是必然,但可能性会很大,不是谁都像我这么幸运。

我们的患者及家属是多么的可爱啊,对于医生的工作给予了十分的信任和支持,又是多么的善良和心存感激。当然,随着社会的进步,公民素质的提高,他们也会慢慢成长起来,在治疗过程中与医务人员共同与病魔做斗争,在成长过程中也会有一些摩擦,但这都是正常的现象,个别极端事件也不是主流。因此,我们要正确看待时下的医患矛盾,我暂且把这个阶段叫做青春期吧。这也是从自我认识,不成熟,在到成熟的一个成长的必经之路。

我们医生在行医过程中,有些错误是医生个人责任心不强造成的,可有些不是,是现行体制造成的。我们就应该在总结这些过错的基础上,区分出是个人问题还是体制问题,进行有针对性的改善,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,更不能头疼医脚。

话说回来,回味那家人送来的葡萄,有酸也有甜。


感谢关注,欢迎投稿,投稿邮箱:ftqyljfrmtj@163.com



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